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专访江一燕:不想要再接演复杂角色 让我很累

[日期:2016-12-09] 来源:网易娱乐  作者:szcgw [字体: ]

undefined

 

 

专访“三少爷”江一燕(来源:网易视频)

 

 

网易娱乐专稿12月8日报道 (文/尤练 视频/韩冲)江一燕大概是这个圈子最“不务正业”的演员了,接的作品数量与外界的曝光度远远不及其他明星那样。今年只有一部作品上映,尔冬升导演执导的3D武侠电影《三少爷的剑》,还是自己两年前接拍的。“少而精嘛,可能拍的不多,但是每拍一部都是挺用心的”,江一燕说,每部戏的角色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种消耗,所以拍完一部戏后需要时间去修复,然而这个修复过程,其实就是自己去追求自己在电影之外自己喜欢的生活。

《三少爷的剑》里面“慕容秋荻”,一个爱而不得的“狠女人”,这个角色再次的快把江一燕消耗殆尽。在最初拿到剧本的时候江一燕其实拒绝了尔冬升,毕竟角色跟自己本身反差过大,“我生活里其实是个追求简单的人,慕容秋荻跟我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一种状态,真的有点害怕。生活里本来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然后电影里要使劲的把自己往江湖、往名利、往斗争这些东西上面拉,我觉得可能会让我很累”。

不过,导演尔冬升执着觉得江一燕适合,而且再无第二人选,导演尔冬升曾评价江一燕很特别,“她有那种狠起来分分钟杀掉你的感觉”。《消失的凶手》拍摄间隙尔冬升找江一燕反反复复的聊“慕容秋荻”这个角色,演员出身的尔冬升,还拿出亲身经历调教江一燕,“我跟她说,以前的(恋爱)对象是怎么恨我这种渣男的”,最终江一燕被说服了。

在电影几个月的拍摄里,江一燕几乎鲜少与人亲近,基本上她是让自己在一个很孤独的状态之下,“我会去听一些佛乐,念佛经,让自己在拍摄之外,努力的平静下来”。江一燕说,“拍摄的每个时刻感觉自己的所有毛孔都是打开,然后永远都是疯的……这种状态。所以我觉得我平时要冷静下来,我要把所有的能量聚集到片场的那一刻”。

果然,电影完成,江一燕塑造出来的“慕容秋荻”近乎完美,40年前的“三少爷”尔冬升也对于40年后这个自己执意选中的“慕容秋荻”颇为满意。

part-1 “我一直拒绝出演慕容秋荻”

江一燕: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我是江一燕。

网易娱乐:在拍这部电影之前,接到慕容秋荻这样一个角色,你是怎么揣摩?

江一燕:我就一直在想,尔导为什么要找我演,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

网易娱乐:有问他吗?

江一燕:我没敢问他。但是因为我觉得我生活里面其实是一个很追求自由、快乐、简单生活的一个人,所以慕容秋荻跟我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一种状态。所以我有点害怕,我觉得我生活里本来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然后我在电影里要使劲的把自己往回拉,往江湖、往名利、斗争这些东西,所以我觉得可能会让我很累。但是尔导非常非常的执着,他就认定我能演好,所以我最终还是被他说服了。

网易娱乐:那看完剧本之后,对于慕容秋荻这个角色有了什么样的理解?

江一燕:我记得我们有一个阅读传书的活动,我在那本书上写了“痛啊痛”,我就觉得一个女人爱成这样子,我觉得我很心疼她。所以我觉得也许可能这是老天给我的一种使命,要去演这个角色。因为从很多角度,我觉得我能够理解她。虽然慕容秋荻可能在某一方面大家可能看到的她的第一印象是狠,但是我觉得她有很柔软的一面,我能感觉到。我觉得我有点会想不通,我觉得说一个女人,她为什么一定要为一个爱的男人去放弃这么多,然后一直等他,然后不断的被放弃,又被追回来,然后反反复复。其实她拥有的东西很多,她本身就是一个富二代,她本身要什么都有什么,可能比三少爷更好的男人她也可以得到,可是她就是为了这一份爱一直一直在等,一直从少女等到了中年,最终还是为爱情而死。所以我觉得我有时候会难以理解。可是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痴女又何止是慕容秋荻一个。

网易娱乐:慕容秋荻在电影里面我们看到有一个黑化的过程,最难演的是哪个部分?

江一燕:我试着去理解一个女人,我觉得这是一个基础。不管她是好还是坏,我觉得很多东西其实没有绝对,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所以我觉得在慕容秋荻身上,她其实有她自己特别可爱的一面,但同时也可恨;特别可怜的一面但同时也非常的,真的就是让人觉得很抓狂。所以我觉得这个女人她不只是一面,我演的慕容秋荻也不只是一面。我觉得尔导,可能我后来知道说,也许尔导找我演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我不会只演出一个人物的一面而已。

网易娱乐:有没有觉得其实蒋梦婕那个角色更加像你本人一点,更适合你一点?

江一燕:好像我没有那么年轻了。因为那个毕竟是一个少女的角色嘛,所以,但是我觉得可能就是我的性格或者我生活中的感觉会更偏简单一些的角色,所以我也觉得,有时候想说,因为我最早出来演戏的时候,其实都演了很多女大学生,比较清纯,那时候我极力的打破这种给大家的固定的形象,打破生活中的一些本色。然后我演了一些比较奇怪的角色以后,好像所有的剧本都是要找我演一些非常复杂的人性,好像我现在又很想说,可不可以再找我演一点轻松一点的角色,觉得好累呀。

网易娱乐:曾经有拒绝过这个角色吗?

江一燕:我一直拒绝,我觉得尔导是慕容秋荻来着,他有他自己看到的一些面。因为我之前跟他合作了《消失的子弹》、《消失的凶手》他是监制,所以他在那个角色里面,其实他看到我的一些眼神,包括他觉得有更多可以发掘的东西,所以他自己就很认定是我,就这样。

网易娱乐:有跟你说他眼里的慕容秋荻是什么样的吗?

江一燕:他有跟我分享一些他的感情故事,但是我不能说,尔导会杀了我的。

part-2“每天听佛乐念佛经让自己安静”

网易娱乐:刚才也说看完剧本之后,觉得这个女人好痛啊,那在演戏的时候,觉得哪一场戏我自己演起来是觉得,真的感同身受到了?

江一燕:每一场都很痛,所以我除了在片场之外,很少,那段时间我就很少跟剧组的人太亲近,基本上让自己在一个很孤独的状态。然后我会去听一些佛乐,念佛经,就让自己在片场之外努力的平静下来。因为我在片场时刻都是,每一个毛孔都是打开,然后永远都是疯的,要杀的这种状态。所以我觉得我平时要冷静下来,我要把所有的能量聚集到片场的那一刻。

网易娱乐:电影刚开始我们看到有一场戏,就是你怀里揣着一条蛇,但是那条蛇在后面我们都没有再看到了,寓意是什么?

江一燕:我觉得这是慕容秋荻保护自己的一种利器,其实她好像给外界一种很强、很毒。其实我觉得这是她的一种假面,其实她内心有非常柔软的东西,被这些东西所包裹了。所以我觉得最终这个女人不管她拥有什么东西,最终她还是为了爱情,就是好像我们一直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其实女人还是最后伤在爱情里面。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我很理解她,我渴望把她这些内心可能大家只看到的外表之下的慕容秋荻更多的展现出来。

part-3“事业爱情上面希望自己更云淡风轻一些”

网易娱乐:作为旁观者来说看慕容秋荻这个角色,觉得她傻么?

江一燕: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经历了一些,好多导演都找我演一些悲情的角色,我觉得因为经历过这些黑暗,然后体会过这些女性的一些经历,和她们的状态之后,其实我自己就,生活当中的我就更通透一些。有的时候我也会跟慕容秋荻对话,我会说你好傻,我会说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就是其实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不必较真儿在这个地方。其实她是比较较真儿的。所以我觉得生活里面我千万不要,因为很多角色我自己好像也在变得更希望感情生活各方面都简单一些。

网易娱乐:慕容秋荻一直在追求爱情,也在成就自己的事业,所以爱情和事业哪个对于她更重要一点?

江一燕:我觉得这是表象,表面上好像大家觉得说她是为了成就事业或者怎么样,其实我觉得她骨子里还是追求爱情的一个女人,是非常追求爱情的。如果不是因为爱情,我觉得她嫁给另外一个男人,或者其他庄主,她一样可以是慕容秋荻,一样可以是这个庄主的女儿,她为什么非要这样做?就是她还是因为被爱情这个东西弄昏了脑袋。

但是同时,在追求爱情的时候,她有她的问题,因为她出生在这种豪门,所以她确实没有办法像三少爷所追求的那种闲云野鹤的这种世界一样,她确实有很多她放不下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两个人在爱情里没有对和错,只是他们的价值观不同,但是两个人又无法分离,又没有办法在一起,我觉得这就是,其实我觉得古龙的小说好就好在他虽然写在几十年前,可是其实他也是当今社会的一种写照。

网易娱乐:你自己对于爱情跟慕容秋荻像吗?

江一燕:我觉得我千万不要像她这样。我试着去理解她,但是我更多的时候会因为她而去感知到,其实更好的状态不是慕容秋荻这样的。只是我觉得确实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慕容秋荻,而且感情这件事情永远是女性或男性都没有办法去很好的解脱和释然的一件事。但是我希望我自己更云淡风轻一些,不管是在事业上,还是爱情上。

part-4“想要写关于流浪题材的电影本子”

网易娱乐:这部电影里面其实我们也看到有很多打戏,剑术练了多久?

江一燕:我一部戏都在打,一部戏都在练。每次练的时候都在想说,江一燕,你下次真的不要再拍武侠,不要拍打戏,好辛苦啊。我印象特别深,包括我跟何润东一起练功的时候,我觉得每次我练的时候,我都真的隐忍着那种痛,然后使劲压下去,毕竟也30岁了,不像在舞蹈学院的时候了。然后皮特就在旁边笑我,然后到他下叉的时候,他几乎是站着的你知道吧,下叉就是站着的那种感觉。然后还一直喊痛,所以大家都经历了就是拍武打戏之前的那个很痛苦的训练的过程才可以。

网易娱乐:有用到替身吗?

江一燕:我基本上没有用替身。因为我的很多戏都是边打边有很多很多的情绪,所以导演特别希望是我自己来。有的时候就算是一个背影的转身,其实那个转身里面都是有情感在的,所以可能就自己比较好。

网易娱乐:再回看电影的时候,觉得自己在演出里有没有什么遗憾?

江一燕:没有,已经很完美了。我觉得因为我演戏不多,可能像今年上映的只有这一部戏,可是我希望我演一个角色像一个角色。虽然可能这个角色有点坏坏,我希望观众不要恨我,更多的试着去理解这样一类女性,我觉得如果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那这个角色就塑造成功了。

网易娱乐:今年可能只有这一部电影在上,其他的时间都在做些什么?

 

 

江一燕:其实我觉得我还挺务正业的,因为就是少而精嘛,可能拍的不多,但是每拍一部都还是挺用心的,就是会自己挺辛苦的,需要挺长时间去修复的,所以可能不拍戏的时候,就是一个修复的状态,然后自己去追求自己在电影之外自己喜欢的生活。

网易娱乐:最近有收到什么本子吗?觉得让自己比较感情去,或者让自己比较震惊的角色?

江一燕:我觉得没有,我觉得我可能要自己写。

网易娱乐:有在考虑这一点吗?

江一燕:有。我想写一些比较跟流浪有关的一些电影,可能跟我生活里的性情会更像一点的。总之我觉得我不要再演这么复杂的人物了,我希望轻松、简单一点。

本文地址:http://www.860119.com/show.aspx?id=367&cid=11,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zcgw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