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柯震东:这两年不太有人敢用我 也早没了偶像包袱

[日期:2016-11-23] 来源:互联网  作者:szcgw [字体: ]

如果还停留在《小时代》时期,柯震东自己也知道,炙手可热的他根本不可能空出一年的时间,完成这样一部低成本的电影。但恰好,在导演赵德胤和他聊了十多次天之后,他决定,“牺牲”自己的形象,去演一个说一口缅甸云南话的偷渡客,和吴可熙在泰国的灼心烈日之下,讲述两个异乡客的恩怨情仇。

这十多次聊天,大部分时间是柯震东听赵德胤讲他自己的故事。最开始几次,柯震东说,两人心中都有疑虑。而他对自己格外没有信心。为了这个角色,柯震东去农田里干活儿,在每天通勤的时候坐在卡车里把自己晒痕。如此牺牲形象,会不会担心自己的偶像包袱,柯震东无奈地笑了一笑,说:“偶像包袱现在放在我身上也不太合适。”

除了干农活,他还去了工厂,揣摩工人的心思,到最后影片之中,除了他与女主角吴可熙,那间工厂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原封不动的工人在真正工作。在缅甸和泰国的日子里,和灯红酒绿的北京、台北相比,柯震东当然会觉得无聊,但他突然发现,这种无聊其实就是片中他的角色阿国的状态:“所以其实久了慢慢从无聊、闷、然后开始就绝望,绝望到后来习惯,然后慢慢就发现原来这种感觉就是角色一直在工厂的感觉,这样的。”

凭借这个角色,柯震东获得了今年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谈到这个奖项,他说:“奖项会有给人很大的动力,算是这个业界给你一个拥抱吧,会给你一个鼓励,那你就会觉得就是我不只是好奇了拍这部戏,而是我觉得我需要为电影,如果可以的话,为电影付出一些什么东西的。”仿佛可以再次介绍他自己。

undefined

采访实录:

关于接拍《再见瓦城》:和导演十余次长谈后决定的 为角色训练一年

柯震东: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我是柯震东。

网易娱乐:电影里面你一直不断的吃泡面,我们记者数了一下,一共吃了六次,吃泡面什么感觉?受得了吗?

柯震东:他那个泡面挺特别的,是我们在当地和工人聊天,吴可熙更清楚怎么泡,它其实是一包塑胶带,然后把那个泡面放进去之后,放冰水,然后让它泡着,泡泡泡过四五个小时之后它会吸水膨胀变成干面一样,然后把酱包撒在里面最后就这样一起吃,对工人来说是最便宜,也最划算的泡面,因为它会膨胀嘛,一次只要一包,也不用去买热水,直接冰水就好了,它的泡面是这样吃的,不是认真的一碗泡面。

网易娱乐:这是导演教给你的技巧?

柯震东:对,因为他很多家人年轻的时候在泰国打工,所以是流传下来的方法的。

网易娱乐:导演说他为了说服你来演这个角色,找你聊了十多次天。

柯震东:也不是说服,就是我们都有疑虑的,双方都有疑虑的。第一个是我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办到,因为毕竟不是用我的母语普通话来演戏,第二个是我不知道做不做得到,然后再就是他也是对我有疑虑的,我们通过很多次的沟通、聊天来增加彼此的信任感和彼此的熟悉度,那么多次以后会开始建立一个感情,对他的信任感,我觉得跟这个导演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跟一个很好的过程。

网易娱乐:你觉得什么时候突然让你产生对导演的这个信任感?

柯震东:应该是聊了三四次之后吧,因为开始聊他做的事情蛮有趣的,他未来想拍变形金刚这种东西,他的每一部步骤都是非常了解,他自己在做什么。加上我看过他的作品,相信他的能力,有能力又思路清晰的导演,我觉得是应该可以合作的,不管结果好不好,我觉得都要合作。

网易娱乐:所以你就是接下这个剧本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时候?

柯震东:什么时候啊?

网易娱乐:对。你终于同意演出了。

柯震东:2015年吧,聊了大概三四次,四五次之后就开始,差不多确定了。再谈就是一些工作的细节了,训练一年的时间来完成一个角色,问我愿不愿意啊,毕竟一年的时间对我来说跟一般人来说可能会觉得是为了什么,但是做完了才发现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网易娱乐:所以导演为了让你演这个角色,会来说服你吗?比如说演完肯定会拿奖啊之类的。

柯震东:没有,他从来不会拿这种东西来说服我们,或是夸奖我们,他从来不夸奖人。他每次拍摄结束问他今天拍的怎么样,他就说还可以,他从来不夸人,也不会给你很大的信心。我觉得他应该是保守的,因为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最后的成品会不会给我们交待,如果一开始给我们非常多的信心的话,最后可能会失落。

网易娱乐:如果在这样一个剧组里面,就是大家都没有信心,或者他没有给你体现出信心来,你自己有没有疑虑或者之类的,你不知道导演要让你干吗。

柯震东:不会的,对我来说,我不愿意接下,愿意花一年的时间,他相信我,我相信他我觉得就已经够了,不需在现场的一些什么。

undefined

早就没有偶像包袱了 枯燥的缅甸生活让自己学会知足

网易娱乐:所以读完剧本之后你觉得自己跟你的角色阿国有多少相似的地方?

柯震东:不管是角色和背景,个性跟想法其实都不是很像的,所以才必须通过那么长时间,先到他的家乡里面缅甸,去了解那边的人在想什么,在做什么,还要了解那边的人为什么想要离开那边,还有为什么会有人想要留在那边,就是去工厂了解工人的心思啊,工人的心思,他们为了什么,为什么会为了这么少的钱拼了命的,冒着险的,然后失去生命或者被抓做这些事情,因为角色本身跟我差距有点大。

网易娱乐:在缅甸或者在泰国这一年里面,你自己经历过那种特别过目难忘的事情吗?因为毕竟接触的都是工厂工人啊,或者是偷渡客啊这样的人。

柯震东:没有,但过目难忘的应该可以说是我觉得让我知道很多事情要知足啊,因为其他人都过得很开心,一般拿了钱之后你逛一下夜市,买个拖鞋就会觉得很开心,新的拖鞋什么的。在缅甸那些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娱乐,像北京、上海、台北这种地方,经常会娱乐的,甚至资讯也不是发达的,他们确可以很开心,一只虫、一只猫都会很开心,玩一整天的那种。所以我觉得跟这些相处久了,他们抱怨也少,觉得他们肯定懂得很知足。

网易娱乐:所以你在那边呆一年不觉得很枯燥吗?没有任何娱乐。

柯震东:枯燥啊,是枯燥,但是我觉得这个枯燥是角色需要的,因为角色他的背景跟他的工作环境就是这样,就是每天做一样的事情,没有未来,没有成就感,什么都没有。但是他还是留在这里,这是他唯一的机会。所以其实久了慢慢从无聊、闷、然后开始就绝望,绝望到后来习惯,然后慢慢就发现原来这种感觉就是角色一直在工厂的感觉,这样的。

网易娱乐:当时怎么打发时间?你们是导演让你们每天在那儿晒太阳吗?靠晒太阳打发时间吗?

柯震东:晒太阳已经很少晒了。主要是通勤的时候晒,打发时间,其实也没有打发时间,我们要做劳动蛮多的,所以在上班期间也不会有太多的空闲,主要下班我们会到附近的小公园打打篮球,跟一些导演的家人啊,或者一些当地华人。

网易娱乐:片子当时在威尼斯首映之后,不少内地的媒体都夸你的那个云南话讲的特别标准,而且还被台湾媒体转载了,说有大陆人夸(云南话)非常标准,不知道你这个云南话是怎么学的?

柯震东:前半年就是跟导演学的,因为要找到会这种语言的人不多,主要是他跟云南话还有一点差距,因为它变成缅甸当地华人用语的话,要找到会缅甸云南话的人很少,而且他又是很多用词也不太一样,所以前半年就是跟导演读剧本啊,聊天啊,到最后跟他去缅甸去之后才真的是大进步的开始了,因为他那边人的全部都要讲缅甸云南话,所以你必须很会使用,跟举一反三或者融会贯通,或者一直听一直模仿的这样的等等,其实就是靠生活嘛,生活上的沟通,会说这种语言。

网易娱乐:会有偶像包袱吗?觉得说那样一个可能跟自己以前电影里的帅气的……

柯震东:不会,早就没有偶像包袱了,偶像包袱现在放在我身上也不太适合,调整好状态,但是为了戏去做改变,做一些不管是丑的,或者是脏的或者是邋遢的我觉得都很好了,因为我觉得现在就是因为有戏,把戏演好。

undefined

若还是《小时代》那个时期应该不会接这部戏了,感谢导演在不太有人敢使用我的时候找了我

关于两年沉淀期:之前冲动 现在会和自己对话

网易娱乐:如果说你还在《小时代》的时候,那个时候如果赵德胤导演找你演这部戏的话,你会接吗?

柯震东:应该是不会,因为第一并不是觉得不好,是因为没有办法空出一年的时间准备一个角色,那这样的前提之下赵导应该不会想要用我,因为如果还是在那样的状态话,工作量很大,然后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要拖到一年,但也没有什么不对,所以当时应该是不会接了。

网易娱乐:之前有看过采访说,你自己说这两年对你来说算是一个沉淀期,所以你觉得自己沉淀下去了什么,你觉得有抛开了什么?

柯震东:主要是理解自己需要是什么吧,就是以前没有时间安静的跟自己对话,自己需要的是什么,问自己真的想要做这一行到底是什么,现在开始理解怎么跟自己静下来跟自己好好聊天,跟自己对话,然后开始懂得自己内心本质是什么,就是你要当一个怎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演员,开始了解,不像之前很多事情都要很快速的去决定,冲动,冲动决定的我干什么干什么。

网易娱乐:大家对于《再见瓦城》的认识是一个小成本的一个影片,这会成为你以后主要的一个戏路吗?

柯震东:应该不会,我觉得上个演员就是他们不管是以前《小时代》也好,现在阿国的角色也好,我觉得好玩的地方就是你认为第一方都可以转换,你让我演高富帅,让我演低下阶层我觉得都可以演,让我演瘫痪或者任何东西都可以演,这是演员幸福的地方。

网易娱乐:那你自己特别想演的角色现在呢?

柯震东:完全没有设想,就是都可以,就是好人坏人都(可以),我觉得都是很有趣的经验嘛。

网易娱乐:所以接下来会有一个新动向吗?

柯震东:目前还没有,目前就是希望把《再见瓦城》宣传完吧,因为这个月金马奖,然后在十二月份《再见瓦城》在台湾就要上,还有香港,所以就是先把今年先把《再见瓦城》宣传完,那明年开始有什么新的走向,运势有什么改变我也不清楚,现在就是先把手上的工作做好。

网易娱乐:所以说到金马奖这次肯定先要恭喜你入围了金马影帝。自己有信心吗?

柯震东:说信心啊,我对电影有信心啊,就我个人讲,我个人就自然而然,因为我看过其它的片子,基本上都看过了,那都是高手,觉得参与就很好。

网易娱乐:如果你得奖的,最想感谢谁?

柯震东:得奖啊?应该是感谢导演吧,对,因为当时不太有人敢使用我的状态下,还是坚持这个戏是适合我的,我觉得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undefined

选自己做阿国的原因可能刺耳 在没有戏的情况下反而更想演戏

网易娱乐:我们知道你为这部戏准备了长达一年的东西,另外戏中的女主角吴可熙是跟你一块儿在缅甸劳作下乡,就是干活这样是吧?

柯震东:她啊?她主要是前半年她在台北餐厅洗碗,因为她云南话已经比我很好了,因为她前面跟赵导合作很多次,所以我在练习语言的时候她在洗碗,之后我去缅甸的时候,她好像自己去上班,还是上泰国,之后我们回台北碰头,没多久就一起飞去泰国工厂。

网易娱乐:之前有采访说可能就是这两年之中有一些朋友离你而去,离开了你不再联系,所以那现在呢,这些朋友回来了吗?

柯震东:没有,没有回来。但是就是不会了,因为都有好事情发生嘛,这件事也不是注定这是一件好事嘛,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好的一面,要提醒一些人跟你说一些,所以记住每一次教训,然后知道每一件事情发生,怎么去观察、感受这样的。

网易娱乐:所以你觉得自己两年沉淀期怎么样?第一年可能完全在家里,第二年在准备《再见瓦城》这个电影,这两年之间你觉得你自己有什么不同?

柯震东:不同啊,就觉得应该更坚定的想要再演戏,演员或者是电影这一块嘛,因为曾经会想要放弃,第一个是演戏,第二个是很多低潮,在一直没有戏的情况下反而会更想要演戏,然后碰到《再见瓦城》,因为剧组小,我们必须一个人了解,单个人负责的东西很多,更知道自己,原来自己那么喜欢电影,所以就是应该最大的差别应该在于。

网易娱乐:所以你自己了解承担负责的这部分东西又是什么?

柯震东:很多,因为我们在电影里面,我们必须什么都要承担,因为剧组太小,导演什么都要跟我们讨论,所以你不管是故事架构,或者你有什么新的idea,或者对演员有什么想法,或者他也会教你怎么拍摄手法,拍摄手法或者他为什么这样摆这个镜头在这里,他接下来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切,大到他的投资方,为什么要撤资,为什么注资,所有人都要知道的。

网易娱乐:所以你又给这个电影贡献什么idea吗?

柯震东:idea没有了,因为毕竟这不是我的故事,所以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观众,一个听众而已,导演喜欢分享,我就会去学习啊,听啊,个人不会有太多意见,因为这并不是我的故事,我不可能比导演更了解这个角色,甚至这个故事的走向,所以我觉得给导演,我觉得我的想法可能不太负责任了,所以我觉得我听他的,慢慢得到更多资讯了。

网易娱乐:所以你自己本身饰演的这个角色是不怎么样负责任的,但是最后表演出来都是完全来听从赵导他的一些导演的一些方法。

柯震东:对,是完全听他的,但是因为他找了我这个演员,他一定在他的内心对阿国的设定有所改变,不管是外貌上,或者跟我相处的情况下,一定会有一些的变化,因为不同的人诠释同一个角色一定有他的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我相信他,可以在我身上看到一些阿国的特质或者在阿国身上看到我的特质,对,全部都架构在信任上面了。

网易娱乐:片子还没有在台湾上映是吧?

柯震东:还没有。

网易娱乐:有准备好在台湾那边会有什么样的声音吗?

柯震东:我不知道啊,因为其实我觉得这部片子一直以来都不是说,但是希望票房很好,很多人看,但是拍片子的初衷本来就很明显不是为了票房嘛,对,很希望,很诚恳的做一部戏,然后把想表达的一种很认真的方式跟大家诉说,那就票房反而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网易娱乐:现在每个人几乎在谈自己的电影的时候都会提到说大家都是在很诚恳的做这部戏,你觉得你做这部戏的诚意在哪里?

柯震东:诚意?其实我相信所有人做电影一定在很诚恳的在做,不然他不会花那么多时间,甚至花那么多钱,这部片子我觉得我的部分,但是我要做的,想要演这部戏这个东西是非常成功的,想要塑造一个阿国是让大家可以认同,可以理解他,做得好事坏事的,想要让大家看见不一样的阿国,让观众可以体会到阿国为什么会这么做的。

网易娱乐:导演有跟你说为什么会选你来做阿国吗?

柯震东:没有,没有说。

网易娱乐:从来没有说过?

柯震东:他不太说话,可能不太说一些,为什么是你啊,不太会跟我们聊这些东西。

网易娱乐:自己会想过吗?

柯震东:不会吧,对,就觉得一定要有原因,但我也不会想知道什么原因,说不定听了会有点刺耳,不过我无所谓,选我就是很开心了。

网易娱乐:所以我们知道导演,你觉得整个故事里面最打动你的是什么部分?

柯震东:打动我,我觉得我选这个剧本是因为它用了一个很不一样的背景,缅甸华人偷渡到泰国,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诉说了一个爱情故事,这个爱情故事仔细看他是发生在全世界各个地方的,一对男女价值观不同,想去的又不同。就算深爱彼此,但是他们没有办法走到最后,有可能是发生悲剧,但也有可能是好事。这些事情每天在新闻上都会看见,但是他却用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背景,讲偷渡到这个大背景下,所以我喜欢这个故事,不一样的背景去诉说全世界发生的爱情故事一样。

undefined

曾经觉得演戏是好玩 现在希望为电影付出一些东西

网易娱乐:我们再回到就是《再见瓦城》之前,比如说你的《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或者《南方小羊牧场》这些电影,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觉得当演员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柯震东:一直都是很快乐的事情,对,说快乐的话,其实演戏一直是很快乐的事情,但是快乐当中带一点复杂,因为有很多的想法跟希望除了当演员之外,更多的事情是要宣传,你要怎么做,你要干吗等等的,但到后来会发现其实先把自己戏演的很好之后,其他东西再交给专业嘛。

网易娱乐:那之后那个是什么时候觉得我想继续演戏呢?有那么一个特别明确的时刻就是会有这种想法?

柯震东:其实一直都会想到演戏是好玩的,主要我觉得奖项为什么会有他的,奖项有他的意义,奖项会有给人很大的动力,算是这个业界给你一个拥抱吧,会给你一个鼓励,那你就会觉得就是我不只是好奇了拍这部戏,而是我觉得我需要为电影,如果可以的话,为电影付出一些什么东西的。

网易娱乐:但是可能这个话说起来可能有一些不太好听,但是可能比如说在《那些年》之后你一直走的都是高富帅的路线,大家可能觉得说你可能真的没有把演员当作一件很认真的事来做,你可以讲你那个时候是这样的吗?

柯震东:当然不是,我觉得其实任何一个角色都有不一样的地方,大家可能觉得我在摆帅,我在装帅,但其实我认为你要让大家喜欢一个这样子的背景的人,一定有他难度的,平常会觉得商业片跟艺术片他会有偌大的分类,但就我而言,我觉得演员都是一样的。他只是在诉说跟诠释一个角色,然后这个角色是导演怎么安排,你怎么走,那你如果不认真非常明显,你会不会让大家觉得你是不认真,还是只是因为角色让大家觉得不需要太用力,或者太认真。但是其实我觉得每一个角色都是非常困难的,不是每一个人随便都可以演一个角色,当然你说阿国可以找一个缅甸当地人来演,一定会更真实,但他缺少他所谓的精准性,别的戏也是一样,商业片、类型片、艺术片都有他困难的地方了,我觉得。

网易娱乐:那你自己在选择片子的时候会有想过说以《再见瓦城》这样的片子重新和大家见面是一个特别好的选择吗?

柯震东: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形式跟大家见面,我只是觉得有好的剧本,好的导演跟好的团队就不该浪费,现在如果出现不是《再见瓦城》是别的,我一样是这样的前提之下,我还是会接的。就是不是因为觉得他很厉害,他一定会怎么样,因为其实我也不了解,当初也不是对这个导演非常的熟,我们也不一定会觉得我们会多棒多好,这是感受到对方的诚恳了,导演的诚恳,导演的用心,跟女主角也很用心也很努力,所以觉得这样的剧本我们都互相相信彼此的情况下,就应该要合作的。

网易娱乐:那所以接下来赵德胤导演可能还想再拍一部科幻片,所以他有跟你聊过这个事情吗?想请你来继续吗?

柯震东:应该没有啊,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找我吧,以他的个性,我觉得他喜欢挑战跟有什么都已经规划好情况下,他可能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就是如果有的话也是很好了,如果他不一定会找我。

 

 

网易娱乐:现在2016年马上就要过去了,你自己对2016年有特别难忘的事儿吗?

柯震东:难忘的事啊?难忘的事就是《再见瓦城》要上映了,毕竟都辛苦了一年嘛,所以这个东西要让大家看见,我觉得这是最难忘的事情了。

网易娱乐:如果金马拿奖了的话,最想把这个消息跟谁共享?

柯震东:我想通知的人应该都在看电视,他们应该都知道,所以不多想这件事情了,都顺其自然了,我好好享受入围的感觉。

网易娱乐:所以2017年有什么新的期许吗?

柯震东:希望越来越好,每年不管是工作量也好,或者是整个的整个状态也好,都是希望越来越好。

本文地址:http://www.860119.com/show.aspx?id=336&cid=11,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zcgw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